《首钢日报》 2018年4月4日 第一版
靠什么堵住管理上的“跑冒滴漏”
——首钢长钢降低管理费用纪实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史丽敏
亚太电玩娱乐
     
    数据显示,首钢长钢2016年管理费用比2015年降低30.1%;2017年管理费用比2016年降低11.7%,全面完成了既定工作目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近年来首钢长钢实打实硬碰硬、以生动实践交出的降低管理费用成绩单,彰显出长钢人弘扬红色长钢光荣传统,立足艰苦奋斗、勤俭办企之本,打破惯性思维,深化改革,求变图强,在千方百计降低管理费用这场破与立的激烈博弈中,主动作为,赢得先机,实现突破的豪迈气概。


    堵塞漏洞让一切费用皆可控


    近年来,受供给结构性不合理、产能过剩、行业竞争激烈等诸多因素影响,钢坯价格出现了跳崖式大跌……一时间,钢铁企业这个曾经的“硬汉”被推上了生死存亡的关口。

    作为背负着沉重包袱的老牌国有企业——首钢长钢,在市场的严肃“拷问”下,生存状况一度徘徊在悬崖边,随时面临着“倒下”的危险。如何在无法主宰市场变幻的情况下,尽最大努力降低内部工作成本,成为企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的关键一环。

    再不降低成本,生存将无以为继。必须严控费用支出,大幅压减管理费用。

    面对严峻形势,首钢长钢在聚焦持续优化钢铁主流程管控模式、强化市场研判、降低工序成本、提高劳产率的同时,对持续“居高不下”的管理费用使出了重拳,对压减管理费用开始动真碰硬、大刀阔斧的改革。

    领导率先垂范,堵住管理上的“跑冒滴漏”。2015年,首钢长钢董事长、总经理贾向刚上任伊始,就以身作则、亲力亲为,对每一笔管理费用支出,一张单子一张单子地审核,打响了长钢历史上一场艰难而曲折的压减管理费用攻坚硬仗。

    2015年10月20日,贾向刚主持召开公司2015年务虚会,强调要把管理费用一笔一笔打开,分析为什么花,哪些该花,哪些不该花。

    2015年11月3日,贾向刚主持召开公司领导班子周例会,强调要对公司各项管理费等细化分析,越是在企业困难的形势下,越要从上到下过紧日子,每分钱都要有人管、有人负责。

    2015年12月1日,首钢长钢党委书记崔永康主持召开党委(扩大)会,明确提出,针对管理费用要召开专业会,一笔一笔理;没有可控不可控,一切费用皆可控。

    2015年12月31日,首钢长钢压减管理费用专题会上,明确计财处为管理费用的归口管理单位,负责对管理费用的监督、协调、管控。

    2016年元月8日,首钢长钢三届一次职代会,明确将严控费用支出,大幅降低管理费用作为2016年的重点工作安排部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切费用皆可控。

    由此,一场轰轰烈烈的大幅压减管理费用的战役在全公司打响,并提出了同口径2016年降低管理费用30%以上,2017年降低10%以上的目标。

    老国企,关于高额管理费用不可降的固有观念正在发生着悄然变化……


    拉出清单一笔一笔过筛子


    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难。观念统一、目标明晰后,路径成为关键。当务之急是要将一项项工作条分缕析地区分开来,而首先必须要弄清楚管理费用的构成,主要为:职工薪酬,折旧及摊销费用,税金,办公费用,材料及修理费,业务活动费用,咨询、诉讼、审计费用,对外费用支出,其他费用等等。要想精准降低管理费用,必须将林林总总近百项费用构成一笔笔打开分析,从最小的单元构成开始研究,才能知道哪些是必须发生的,哪些是可控的,哪些是可节省的,哪些是必须砍掉的。

    按照“一切费用皆可控”的管理理念,首钢长钢将费用分为部门控制费用与行政费用两部分,通过将管理费细致分解,逐笔分析哪些不该发生、哪些该发生、哪些应该降低,并按照“可花可不花的费用坚决不花,必须花的费用尽量少花”的管控要求,将管理费用科目细化到末级各个子项中,全部纳入管控范围。

    以此为切入点,首钢长钢按照权责归属细化任务,逐项分析费用性质、费用审批程序、费用归属部门等;纵向将管理费用分解对应到27个相关单位,横向按费用归口管理划分到17个责任部门,每一项费用都依权责确定了归属,确保每一项费用都可追溯;人力资源处为考核管理职能部门,负责制定管理费用的考核激励方案并实施。

    纵向加横向二维管控,以制度保障措施落地。深入推进纵向由费用支出单位控制、横向由专业部门专业审批的二维管控机制。纵向管理,由各单位对本单位内部的行政费用严格控制,明确一把手为本单位管理费用直接责任人,指定专人负责管理费用的管控,每项支出必须严格按程序审批;横向管控,由承担费用管控的职能部门,对本专业管控费用统一管控、审核。

    协调机制加考核机制,以动态管控规范流程。建立了管理费用管控常态化协调推动机制和考核激励机制,计财处按月分解下达各单位管理费任务,公司每季度专题研究一次降低管理费工作,对各单位管理费用情况分析,及时发现存在的问题,重新调整指标,采取针对性措施,快速改进提升。其中,针对基层单位提出的“间接管理费用的考核主体”“控制费用总额、不控制分项费用”等意见,针对性修订完善了相关考核办法;强化考核激励机制,总体上坚持“按月控制、按季度考核兑现奖惩”的原则,专业管控费用实行每超5%扣1%绩效、节约费用按节支额的2%提取奖励。部门行政费用实行定额承包,超一罚一、节约费用按照节支额的30%提取奖励。

    纲举目张。找准了突破口,首钢长钢在全面降低各类管理费用上做起了大文章,尤其针对具体费用拉出“清单”,一笔一笔“过筛子”。

    “这些发票的号为什么有的是连号?明显是在作假!你们单位领导呢?怎么管理的?怎么把关的?这件事必须要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到长治市政府送一份报表,每天都去,难道政府部门周六日都不休息?明显是在造假!”

    形势如此严峻,但每年对外的各种会费依旧这么多,究竟哪些是可付的,哪些是可不付的?可付的如何降到最低?

    这是贾向刚抓管理费用中的一个片段。

    为了能真正从根源上降低管理费,贾向刚带头先从差旅费上“开刀”。并于2016年元月19日,主持召开经理办公会议,对规范管理费报销进行强调安排。在他看来,抓管理就要下笨功夫,做细工作,要一项项、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去抓、去抠,唯有如此,才能发现问题根源,才能从源头上治理。

    在领导抓严抓实作风的带动下,相关部门严格审批审核程序,严控费用支出。

    2016年2月16日,首钢长钢党委(扩大)会修订完善管理费用报销相关制度,明确费用报销流程和程序,细化报销单内容明细,规范费用报销工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针对存在问题,首钢长钢也及时优化改进了费用审批审核相关制度,由原先的公司领导审批控制转变为责任单位源头管控,每花一分钱都必须严格按程序审批支出。审批流程由“先出差后报销”调整为“先审批后出差再报销”,由原来“二级单位领导签字—公司分管领导审批—计财处办理报销”,变更为“二级单位领导审核签字、计财处专业审核、公司分管领导审核—总经理审批”。

    钱要花在什么地方,能不能花,如何花……以前看似“正常”的问题,如今,各个单位都得反复思考、再三掂量才“敢”前来审核,凡是没有“正当理由”,则每一笔费用都无法获得审批;相反,必须要花的钱,则要说明缘由,并想方设法降到最低,确保每笔费用都能用在“点”上,让好“钢”真正用在刀刃上。

    工作一项项部署,措施一项项落地,流程一项项理顺,降低管理费用的刚性要求,变为各项工作不断刷新、不断攀升的强力支撑。向管理要效益,以创新求发展,全体长钢人求新求变的新智慧在“求生存谋发展”战略定位指引下竞相迸发!

    真抓实干带来工作新局面

    政治路线确定后,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。

    对此,贾向刚以身作则,带头抽出近一年时间,对单位和专业已审核过的每一笔费用支付原始凭证,再次进行审核签批,对发现的如加油票过多、超标乘坐高铁一等座、会议出差频次较多、一个月每日连续出差、多张车票连号等,针对这些问题,对相关部门责任人进行了考核处罚,有效刹住了大手大脚、铺张浪费的现象。

    2016年比2015年,差旅费降低11.67%,业务招待费降低7.72%;2017年比2016年,差旅费降低43.16%,业务招待费降低8.49%。

    以点带面作用之下,首钢长钢在抓实抓细具体工作上也不放松,逐个进行攻关。

    ——压缩管理层级,清理劳务用工,大幅降低人工成本。在优化提效过程中,公司重点加大管理岗位的优化力度,其中,公司处级机构总数由2014年的54个减少到2017年底32个,减幅40.74%,科级机构总数由2014年的318个减少到67个,减幅78.93%,其中2016年两级机关取消科室,实现扁平化管理;班组由805个减少至305个,减少500个,减幅62.11%。管理费用中人工费两年降低14.76%。清退劳务用工、临时工等,2016年6月底实现零劳务用工,劳务费比2015年降低103万元。

    ——整合办公场所,降低能源介质费用。结合优化提效后人员减少的实际,对办公场所进行合并调整,减少水电等物料消耗。2016年比2015年,水电暖费降低1218万元;盘活闲置办公房屋,实现租赁收入150万元。

    ——转换辅业经营机制,减少费用补贴。2016年开始,提出后勤、医院、宾馆、彩印厂四家单位实行独立自主经营,并签订了三年经营目标责任书,四个单位市场主体意识显著增强,经营效果持续改善,2016年、2017年共减少补贴2300万元。

    ——推进信息化建设,降低办公费用。投资建设了OA协同办公系统、兰格电商、计质量一卡通、供应链及财务等信息化平台,在提高工作效率的同时,降低了费用支出。

    ——理顺费用核算渠道,对管理费用“瘦身”。根据国家及首钢集团财务核算制度要求,进一步理顺了费用渠道,规范了管理费用核算范围,正确反映管理费用实际情况。

    ——多措并举,解决管理费用报销问题。贾向刚对单位和专业已审核过的每一笔费用支付原始凭证,再次进行审核签批,针对存在的问题,对相关部门责任人进行了考核处罚;首钢长钢纪委(监察处)在加强日常监管的基础上,对费用报销工作进行定期不定期抽查,加大监管力度,有效规范了费用报销工作。

    同时,还指定公司副总经理分管此项工作,每季度召开专题会研究部署,专业部门牵头组织实施,从公司层面出发,常态化推进落实。

    一级带着一级干,一级做给一级看。良好的示范作用之下,充分调动起各单位降低管理费用的积极性和主动性,激发了内生动力。广大干部职工主动从杜绝长明灯、长流水、纸张浪费等点滴小事抓起,将勤俭节约内化为自觉行为,有效堵塞了管理漏洞,降低了费用支出。

    抓与不抓真的不一样!

    今年集团“两会”肯定了长钢在抓管理费方面的经验,并强调各单位要学习长钢主要领导抓管理费的工作经验,一笔一笔去抠,亲力亲为,主动转变。

    3月8日的集团经理办公会也明确提出,要认真学习、加大力度推广长钢主要领导抓管理费的工作经验,亲力亲为、主动转变,掌握动态、加强检查,切实将资金管控、降低费用等工作做实、做细、做到位。

    2018年第4期《首办通报》专题刊发了“首钢长钢狠降管理费用的主要做法和体会”,推广长钢经验。

    撸起袖子加油干,扑下身子抓落实。

    降低管理费用工作推开以来,首钢长钢各项工作收效明显:2016年管理费用比2015年降低30.1%;2017年管理费用比2016年降低11.7%,全面完成了既定工作目标!

    曾经不敢想象的事情,通过行之有效的行动,变成了如今掷地有声的成效;曾经“高不可攀”的数据,通过务实认真、深挖细究,真切地反映到了财务报表上;曾经动不得、降不了、行不通的“大手大脚”的思维定势,通过思想层面的真变快变实变,代之为而今的量入而出、精打细算。

    “管理费用的压减,带来的不仅仅是企业成本的逐步降低,更重要的是以点带面促进了精细化管控水平的不断攀升。抓大不放小,西瓜芝麻要一起抓……”干部职工由衷感慨。

    可以说,长钢人转变的不仅仅在行动上,最主要的是在思想观念以及由此生发开来的深层次的工作作风上。

    务实之风撼动下,长钢全体干部职工团结一心、奋力拼搏,多项工作均取得了不同的进步。其中,经营生产、结构调整、成本控制、市场运作等工作保持了持续进步的良好态势,创近几年来最好经营业绩。铁成本排名、自发电等24项经济技术指标80余次创月度历史最好水平。

    长钢人思想的大门彻底被打开!观念和作风的踏实变化,带来了工作面貌的千变万化!

    世上无难事,只要肯登攀。

    “2018年,首钢长钢降低管理费用10%!”瞄准这一目标,长钢人励志持续发力,久久为功,以抓实抓严工作质量和效益的高点定位,接续奋斗、全力超越,朝着开创工作新局面的坚定目标奋勇前进!

2018-4-4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

 

>